沉淀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应该已经着手在准备去蜀都一事了。 没想到时间匆忙至此,我还未细细咀嚼2016,新的一年又即将到来,只能归咎岁月匆匆,万般不由人。 本来是寻思着…

暗示

阿ken意气风发地站在祖屋的堂前,低头望着身旁的娇妻,也不知念头转到了哪处,揽住她腰身的手不由得紧了几分。 此刻,他的心中既是心满意足又是感概万千。 “礼成!”…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