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有廟神为邻

“九都东城以东有一座山,面临神州之滨,山状弓如牛,风声常伴有雷鸣,因酷似牛哞,故唤作雷夔山……” 九都民俗园内,一个穿着玄色西服的青年男子一边走一边指着周围的景色,向同行的几个友人侃侃而谈。 “噗,你倒是博学啊?一座小小的宫...

说闽

几年前我曾写过一篇关于家乡习俗的小篇幅更文,前些日子重新翻了翻,发现有一些理解过于单薄。 所以近期我又专门在互联网上查阅了相关文章,算作简补了这方面的些许常识。 闽南的乡俗节日用当地的话来讲,称之为‘佛生日’1,当然这并不是...

黄泉棘路道难擒

这条路,很长。 长到我以为路的尽头就是归宿。 可是当我走到它的尽头时,才发现原来路的尽头还是路,只不过它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开始! 或许……在那条寂静的路上,我们曾经有过相伴而行也不一定。 黄泉路上不相识,奈何桥头不过问。 望乡台边...

七星难耀踏水火

见古镇若隐若现,小道士从云端飘然落下,刚一落地,他便立刻整了整青衫道袍,趁着人群内外尚未察觉之际,迅速隐入熙熙囔囔的行人当中。 古镇的街道一如往昔,与小道士记忆中的小镇印象并无二致。 他停驻环视,内心波澜顿起。 此时的宭外古镇...

为父

我叫白,十八岁那年背起一口麻袋就出了远门,这一走就是十来年。 当我再回家乡的小城时,已然年近而立之身。 岁数的斑驳,没有带走我棱角分明的耿直,反而愈发长了脾气。 或许这就是我,或许我就是一粒蒸不烂、煮不熟、捶不扁、炒不爆、打磨...

奔丧

夜。 我坐在小区的石椅发呆,身后社区街道的灯红酒绿依旧璀璨,只是比以往少了几分喧哗……或许,繁华半生的它也漂泊累了。 “白哥,给!” 瞳将一瓶矿泉水拿到我的跟前,沙哑的声音中带着无尽的疲劳。 瞳,我表妹,若不是因为此次,我俩怕是...

王大掌柜

我姓王,是个做生意的,而且做的是刀口舔血的酒楼生意。 我的酒楼坐落在关外,是距离京畿最近的一座酒楼,自然而然,我的生意船随水涨——做得非常火爆! 别的不敢说,至少在关外的一亩三分地,鲜少有人会不知道我王大掌柜的‘隔壁酒楼’。...

车窗女孩

她留着长发,微卷。 静静的坐在我的身旁。 我原以为她是追韩哈日的女孩,手里拿着ipad,或许会点开事先载好的韩剧,不领略一路的风景只沉迷方寸板间的光影云烟! 可惜,我猜错了! 女孩小心翼翼地从旅行包里取出一个有些岁月的MP3,听...

木棉花现又相逢

时间过得很快,古老的小街又见木棉花开。 这应该是我停笔《侠昃》后的第二个木棉花季,不知觉失神,竟有些想念那个暖伤的小伙子了。 当年《侠昃》的故事只写到上部,便匆匆被完结是有原因的: 一来是成绩一般,书站让我赶紧完结; 二来我不想...

字里行间文为峰

曾经年少,爱追梦: 愿为卒,虽行缓,孰人曾见吾退滞! 写了些文字,便有些飘,竟要聊发少年狂: 龙庭万里舞文,砚落终归散人。 后来才明白: 青衣书无字,愿作执笔翁! 如今,年及而立,方知我是我: 一个满脸油腻,写原创小故事,且人丑爱啰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