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两个人的故事

2015.09.13 Views 码字大夏文国篇

书生与杀手,是两个差不多八竿子打不到一处的两类人。
我也是寻思着写点自己的文字,所以打算顺着笔写了两篇小短文《一封信》、《书生褚师小小》。
书生这类人的社会地位,怎么说?说不得是儒家的思想左右、也有可能是门阀世家的框桎!古人便常说“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甚至连刘禹锡的《陋室》都讲了“往来无白丁”。
这也说明了书生在古时社会地位是十分的高,大凡是个秀才,便是一家子的口中豪;若是中了举,上了衙门还不用下跪、站着说或坐着禀。可想而知的地位!
不过,诚如这样。依旧避免不可“百无是处是书生”的说法,怎么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书是否读进去了还是两码事,没有多实践多阅历,空读书也是纸上谈兵。虽有大才满腹经纶,学识自然不在话下,更难得的是人在朝堂、身历民间。但这类人也是少之又少吧!

杀手,是一个特殊性质的行业。刀剑口上沾血过日子,说是社会的底层也不为过。毕竟能好活舒服,谁愿意刀尖上舔血?有人或许说这是江湖人的生活。诚然!
但是喊打喊杀的生活,却绝非平常人所愿,更非江湖人所喜。纵是马贼漕帮、梁山草寇,试问有几个是天生杀戮命?不外乎是生活过不下去了、被逼反了他娘的!
当然,还有犯了事或变了态的。

写这两种人的故事,或者说同一历史背景下的两人,其实也是我后来偶然想到的。我写不了通篇连贯,篇幅庞大的长篇作品(别问为什么,一则我懒,二则目前木那个心思。)。便效用《水浒传》那种写法,一个好汉一个坑;再借用宇宙星空流的写法,某一段历程、某一处地方、某一个事件为单篇的码字契机,不拘泥在框架。

文笔跟手法等,落了口舌就口舌。这也不是多大的事。重要的事,写点不是琐事的琐事。

EOF
© 本文由 楚书业 原创. 未经授权禁止匿名转载;禁止商业使用;禁止个人使用.

依据《网络安全法》规定,暂不提供评论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