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丧

2019.05.31 Views 别有人间篇

夜。
我坐在小区的石椅发呆,身后社区街道的灯红酒绿依旧璀璨,只是比以往少了几分喧哗……或许,繁华半生的它也漂泊累了。

“白哥,给!”
瞳将一瓶矿泉水拿到我的跟前,沙哑的声音中带着无尽的疲劳。
瞳,我表妹,若不是因为此次,我俩怕是也有不少年头没见了吧。嗯,至少记忆中我只记得她笑时一口小虎牙煞是可爱。
“要不要去歇会?明儿还得起早!”
我接过水润了一口,轻声说道。
“不了,再困也就剩明儿了。”瞳摇了摇头,目光落到不远处两两聚在一块的亲人,声音突然有些低落:“哥,你恨她吗?”
恨?
我并不吃惊瞳的话,甚至能够理解她话里的意思,只是故人已逝,她的身后事并不是我们后人可以妄加评论。
“你还小,关于她的记忆寥寥可数,有些事你不懂也不知道……但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用一个恨字去评价她的一生!”
“可……要不是因为她,你也不会被那个女人骂得狗血淋头,甚至还被到处抹黑!”瞳激动地说道。

嗯?
我突然愣住,没想到当时那么小的瞳居然还记得那件事。
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回她。

“哥,那时候我虽然小,但那个女人说的话句句诛心啊……甚至明明是她挑起的事,你只是想修补她与我们的关系……到头来呢?那个女人却反咬你一口,抹黑你,说你不念亲情!!!听得我一肚子气,而且我知道这一切一切的根源都是因为她跟那个女人不对路……”
“够了,瞳!”
见瞳还想继续讲下去,我猛然打断她的话,现在是什么时候?周围又都是些什么人?有些话注定不能随便说,有些人注定不能听到那些话,“瞳,她是我们的外婆,那个人是你舅母。无论她们婆媳关系多么不好,终归都是我们的长辈。”

是啊,终归是长辈,下手偏偏那么狠!
那个女人真的很有手段,为了抹黑我都能编出家乡的土话来怼我;为了离间婆婆与子女更是机关算尽。
只是做这一切有意义吗?老人百年之后,不还得乖乖为其披麻戴孝?
婆媳关系向来是家庭主要矛盾,但到她这就有些过了。
姑表兄弟几乎不走动,若不是姨表姐妹牵挂,怕是这个大家族里舅舅倒成了孤家寡人!

“哥,人心肉长。如果她老人家能稍微一碗水端平,我们姑表姨表的手足们会落到如今这样的田地?亲而不近!”
许是有些不甘,瞳强忍泪水说道。
“所以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她老人家当年种下的因,现在也得到今时的果!”我摸了摸瞳的头,看着灵柩前那些人若有所指地回道。
不等瞳答话,我起身接着说道:“好了,旧话不提。我们再去给外婆上香!”

姑表之间亲而不近,不是她们对我们这代人造成的最大果报。
对于我们,无非是少了几分来自外祖的疼爱罢了。
但对于老人,真正的苦果是内孙不如外孙亲近;真正的现世果是老人最疼爱的那个外孙终究是以各种理由缺席了两个老人的最后一程……
哪怕他的父母理由讲得再如何花里胡哨,终归免不了被邻里乡间拿来茶余饭后,贴上‘重前途寡情义’的标签。

所以我恨她吗?
或许年少轻狂的我曾经有过那么几个瞬间不忿她的厚此薄彼,可最终我更多的是感激她老人家!
因为她给了我来自祖辈的疼爱,哪怕这份爱是她众多疼爱当中微不足道的一小份,但足以弥补我空缺的祖辈之爱。
这一份的温暖,并不是目前的瞳所能够理解的爱,老人家的爱!

与瞳从屋外走进大厅,思绪飞得老远的我,望着屋内环坐的亲人,竟有些恍惚,耳边响起了一些声音:
“白,你外婆早上走了!”
“白,先给你外婆上香,然后磕四个头。”
“白,来试一下孝服合不合体?”
“白,你表弟他单位有事,不能回来送外婆最后一程……”
……
“白,你外公走了……别伤心,他老人家走得很安详!”
“白,你外公生病了,晚上看护的时候你要多上点心……”
……
“白,来来来,看看外婆给你买了什么?衣服漂亮吧,快来,换上试试给外婆看看!”

望着灵柩前的遗像,照片里外婆慈祥和蔼,我恍惚间看到她祥和的笑容,与当年的记忆片段重合,一如往昔!

翌日。
送丧。
外婆是喜丧,可真当到了最后的时刻,她的几个子女哭得最为悲恸。

瞳问我为什么要有生离死别?
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能告诉她要珍惜当下——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
这句话不单于父母而言,也是于我们而言。

那是因为“人与人之间,从来都是见一面少一面,直到有一天再也不相见!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有一天又重逢了,那么说明将是另一个的开始!”

[2019/05/31/夜 楚书业 撰于家]]

EOF
© 本文由 楚书业 原创. 未经授权禁止匿名转载;禁止商业使用;禁止个人使用.

依据《网络安全法》规定,暂不提供评论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