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难耀踏水火

2019.07.31 Views 仙神妖鬼篇

见古镇若隐若现,小道士从云端飘然落下,刚一落地,他便立刻整了整青衫道袍,趁着人群内外尚未察觉之际,迅速隐入熙熙囔囔的行人当中。
古镇的街道一如往昔,与小道士记忆中的小镇印象并无二致。
他停驻环视,内心波澜顿起。
此时的宭外古镇看似热闹非凡,可小道士知道那仅仅只是繁华的表象罢了。
镇外不远处的九宫挟星阵,早已把古镇的灵气给掏了个底窟窿,若非宭外古镇底蕴深厚,有一座上古奇山——梁宕奇山镇压当地的气运,此间众生怕是免不得要历经一场天洪之祸。
“无端祸事,少不得要连根拔起。”
想及于此,小道士顿时心境无澜,却也迫使了他下定一个念头。
小道士也不多说,径直往古镇东境行去。

镇,是古镇;
人,是凡人。
小道士修道五年未还,修的是三千道藏,住的是仙踪难寻,饮的是石上朝露……
纵是此时周遭人声嘈杂,众生百态。
小道士始终抿嘴微笑。
凡人之道,亦是道藏。
他欣然!

宭外古镇自古道脉永昌,域外的教化之脉向来难入百姓家。
哪怕是近几年道脉不和,害得方圆数百里不宁,
可……古镇中,家家户户门梁高悬的八卦镜九宫符,无不神威难亵、凡尘不染。

正阳宗,神州之滨最为出名的一支道脉宗门,坐落于古镇东境,自开宗立派就扼守入镇要口,大有“修道守道门”之意。
只是正阳宫的祖师爷再如何学究天人、神通彻天,也想不到后世的徒子徒孙竟会堕落至此!
以宭外古镇的众生为棋子,欲博真武道脉一统!
悲哉,惜哉!

这就是道吗?
或许三千道藏中也寻不到半点所以然吧?
小道士洒然!

未几,
一身青衣道袍的小道士,悠然出现在正阳宗的宗门前。
他不愠不火,只是静静观望着宗门石匾上的‘正阳’两个字。
“字是好字,可惜道痕妄刻!不如尘归尘、土作土!”
忽而,小道士动了!
一道青芒乍现,只听‘轰隆’声起,整座石门顿时化为齑粉。

“大胆!何方野道竟敢毁我山门,呔……该死!”
石门刚毁,便见数道黑影从宗门内爆射而出,落于小道士跟前。
这几个老道士瞄了眼毁去的石门,立马怒火中烧,爆喝一声扬起手中利剑斩向小道士……全然没有一丝修道人的慈悲!
九宫七星剑阵!
端是不留余手!
小道士双眼微眯,暗暗哼道。
见剑阵将至,他也不做废话,只手一引迎向对方的长剑剑招……

“咣!”
“轰隆”
一声比石门轰塌还更响彻天地的巨响震得老道士们几欲失聪,奇得他们将目光投向小道士。
只是这一看,险些吓破老道士们的道心。
一道滔天巨浪的水柱,气贯长虹般自镇外的湖泊破空而来,旦见小道士负手立于水柱之上,朗声说道:
“帝上镇北极,隐居神州南;
正阳开宗祖,师承九宫畔;
一朝争道统,妄修七星錾!”

小道士说完,含怒一跺。
‘噗嗤’
滔天的水柱仿佛遇到焚天之火一般,几息间化作水气全部消失殆空……紧而,一道天火凭空出现在小道士的脚下!
‘哞’
天火宛若龙吟,在古镇的上空盘旋数圈后,直奔镇外的湖泊而去。

“砰!”
就当古镇居民不明所以之际,一座铜铸巨兽挟天火损落于正阳宗山门前……
似龙非龙,
似马非马!
“九宫挟星阵……破了!”正阳宗为首的老道士骇然道。
“掌教,他……他是……”
老道士身后的另一名长老浑身颤抖,一张老脸呈现出难以置信之色!

控水火,破七星;
踏龟蛇,创九宫!
老道士喃喃自语。
正阳宗败了,甘霖门也输了……世间除了那个他及其门人,还有谁能同时修得七星剑法、龟蛇玄法?
天道轮回,何其至公。
谁人道脉出弃徒,自有谁徒下山收!

“无量道劫!!”
做完一番手段,小道士收回道法,他的目光环视古镇一周后,御剑腾空,往古镇外七百里的甘霖山方向飞驰而去!
只为——训宗门,破道阵。

这一日,宭外古镇方圆数百里,终日水火交绕追逐,星光闪耀难湮。
两座人为的‘道藏图’,再也不复人间。
正阳宗闭宗百年,甘霖门隐山五十载!
只是在水火过后的湖泊底,有路人曾瞧及一条白蛇破湖而出,消失在梁宕山。而另外一片钴蓝湖,亦有船夫撞见一只巨大白鳖趁着月光皎洁,冒出湖面对月吐纳灵气……

“师尊,我回来了!”
深山云绕,宫殿成群,小道士走进隐于老林下的某座古老宫殿。
“无量慈悲!”
宫门内,一位童颜鹤发的老道士徒然现身,对着小道士慈眉善目说道。

文末:
这篇《七星难耀踏水火》是《泥枣难平湖中行》的续篇,时隔三年重新拾起,难度真的不是一般大。
至少我写的很吃力,可能是太久没写文字了。
其实关于篇幅,本来我想写得更加饱满一些,只是后来放弃了。比如甘霖门点到为止即可,比如被镇压的白蛇白鳖也是浅尝辄止,还比如小道士的身份及其师门……

[2019.07.31 夜 楚书业 撰于家]]

EOF
© 本文由 楚书业 原创. 未经授权禁止匿名转载;禁止商业使用;禁止个人使用.

依据《网络安全法》规定,暂不提供评论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