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有廟神为邻

2019.10.31 Views 仙神妖鬼篇

“九都东城以东有一座山,面临神州之滨,山状弓如牛,风声常伴有雷鸣,因酷似牛哞,故唤作雷夔山……”

九都民俗园内,一个穿着玄色西服的青年男子一边走一边指着周围的景色,向同行的几个友人侃侃而谈。
“噗,你倒是博学啊?一座小小的宫庙山都能让你掰出什么雷夔山来?闻所未闻,你忽悠人吧!”
同行的友人闻言后,纷纷‘噗哧’打趣道。
对此玄衣青年也不多做解释,他出身东城书香门第,是个地道的本地人。或许现在的东城人,大多早已经忘了以前的宫庙山叫什么,但……他却知道得一清二楚。
家中有矿,就是如此自信!
渊博如他,端是不屑与他人争长短!

见玄衣青年沉默不语,众人也不再打趣,只是大约晓得玩笑开得有些过了。
毕竟就民俗与古典的了解,在场的各位都比不得他半分!
沧海桑田,不提其他。
单是眼前的九都民俗园,建园已有500多年历史,它所依建的山体到底名唤何名?还真鲜有人知晓!
百年前的先人曾翻阅县志不得其果,后因此地宫庙无数,此山也由此得名宫庙山。
只是为何县志有缺,就不得其解了,或许是前人故意为之吧!
理清前后思绪,众人收拢一番心思后,便继续前行。

九都民俗园,园内庙宇无数,500年来更是香火不绝,是九都一处传承历史文化的国家级保护单位。
玄衣青年一行人之所以会来此游览的原由,也是想趁着华诞570周年之际,踏寻古迹陶冶情操!

“林师姐,此番合该你略尽东道主之谊哈!”
就当他们准备走进天后宫的时候,身后石阶传来一道钟朗的声音,言语间多有繁文缛节。
“嗯?”
心生诧异!
玄衣青年转头望去,只见一个身穿淡青色雪纺裙的年轻女子,优雅雍容地持阶而上,清秀脱俗的她,像极了刚毕业的大学生。
在她的身旁有两个男子同行,其中一个约莫20来岁,留着板寸头,一身白色休闲的半袖西服,得体大气,他单肩背着一个黑白相间的棒球袋,整个人显得清朗帅气!
另一个则是一位身穿深青色中山装的壮年,年上三旬,气色红润。
而方才说话的正是这位中山装男子。

雪纺裙女子环视一圈周遭林立的宫宇:天后宫、真武宫、威惠宫、佛祖庙、土地庙,三五巡天府……她不禁嘴角微扬,袅袅清音:
“吴师弟这话说的有趣,半山庙林你分得清谁是主谁是客?”
“哈哈,林师姐说的是。不如先逛逛眼前的海神圣境,好让吾等有个眼力,能评出个子丑寅卯谁东道!”
中年男子闻言哈哈大笑,既不尴尬也不恼怒。
“善!”
这时,他身旁的闲服男子眉眼带笑,余光扫了眼不远处的龟蛇星象后,爽朗附和道。
两人三言两语便定了计划,丝毫不让雪纺裙女子有所反驳。
“既然如此,那便走呗!”
说完,雪纺裙女子当先而行,领着他们两人迈步踏进眼前巍峨大气的天后宫。

天后宫以古制而祀,建宫已有500载,主祀海神妈祖。
正殿祀有天后粉、金、黑三尊金身,其中以黑面妈祖神像为尊,金面妈次之,粉面妈右之。

“此处的黑面妈祖缘起湄洲分灵乌石,虽非千年妈祖原身像,可九都人好巫尚鬼尤为严重,加上靠海谋生、近海而耕,香火自然是虔诚无双……这尊黑面妈享祀六百余载,早已灵验成书!”
玄衣青年虽然好奇方才的三人究竟是什么来历,但终归年轻气盛,刚进了庙门就忍不住继续同友人卖弄自己的见识。
“咦,你们有没有发现今日的妈祖神像较往日少了几分神圣庄严,倒像是邻家小姐姐一般,亲近和蔼!”
正当玄衣青年讲得兴起,同行的一个女孩子突然惊奇地说道。
她这一说,顿时引来不少人的注意。
他们左右环顾,不约而同点头称奇。

“佛像心生,神威镇外。出家人尚且能喝声‘相由心生’,何况是芸芸众生的虔诚信仰呢?所以这有什么好生奇怪的……天后妈祖保佑九都海域数百年,神威当是震慑海上邪魅宵小。至于对九都吃海人而言嘛,便是眉间有一抹疾苦之色,在他们心中也是大慈大悲的和蔼神采。”
玄衣青年随口解释道。
他家中祀有同等悠久的神尊。
故而玄衣青年晓得些许原由。
“小娃子说的好,姑婆祖素来灵验。今日显圣慈容,肯定是祥泽九都……今年的吃海人会风调雨顺喽!”
“嗯呐,就跟庄子休的‘内圣外王’相似哒!”
他这么一说,马上引来一些信士的认可。

“小朋友,不知道你怎么看待高山有廟神为邻?”
雪纺裙女子粉唇轻启。
人未至,声先到。
声音怡然亲近。
只是……
小朋友?
玄衣青年很是诧异地凝视着雪纺裙女子。
明明他跟女子年纪相仿,为何对方自然而然说出‘小朋友’三个字时,自己不是感到生气反而仅是微微诧异,甚至内心带有一丝理当如此的感觉!

晃了晃头,玄衣青年凝眉沉吟片刻,回道:
“无论再如何词藻粉饰,总落不开诸神黄昏的现实。九都数百年前,村落无数,一境一宫宇,各村落民俗文化竞相争艳,绝无二致。可如今乡民偏居一隅,邻不见村,村不复存。旦逢旧时‘外甥日’1,斗艳不过类同,争来争去又有何益?不过是人心虚荣的攀比……九都民俗园纵使说得再过好听——全了吃海人对故里的念想。却也抛不开往日村落保护神只能守着新廟宫前三分地的落寞……说到底还是圈养!”

一句圈养,也不知道指的是人还是神……
或许都有吧!

“这半山腰上,天后宫不下两座,土地庙更是不知凡几。有时候遇到威惠宫与开漳圣王庙同祀,不知陈大人2的屁股该往哪里坐?”
清香云绕。
雪纺裙女子立而不语,她身旁的闲服男子反倒突然嬉皮笑脸地问道。
只是这问题可不比玄衣青年刚才的回答安分多少,同是离经叛道,一时之间难分孰胜。
“唔,我家有矿……咳咳,我家先祖留过一些手札,刚好有一些想法是关于这方面的。”
玄衣青年摸了摸鼻子,满脸憨笑:
“先祖曾说‘相本由心生,神是心自律。世间诸神虽多,但无非天地人灵鬼。天公为自然,社稷为地神;凡人做文章,祖宗当为先;旦有灵象现,鬼魂亦可祀。’……所以哪怕此村落与彼村落所祭祀的主神都是陈大人的分灵分香,可他们早已经不是陈大人本尊了,也算不得分身。一千个读者尚且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何况是民俗信仰?但说他们不是陈大人也有所偏颇,因为他们也是陈大人。开漳圣王也好威惠公也罢,他们都拥有了陈大人的神格。只不过他们被各自的信众寄予了新的信仰,赋予了新的传说……他们是独立而存在的神灵。你问陈大人的屁股该往哪里坐,不知问的是哪位陈大人!”

相本由心生,神是心自律。
他们都是独立而存在的神灵。
玄衣青年的话,一字一句回荡在天后宫的正殿金顶。却不得不让人对此深思自省:
到底何为民俗信仰?我们信仰的是神……还是神所拥有的正能量神格?

“小子胆大,见地倒是有几分!”
闲服男子一脸古怪,随后洒脱大笑,朝着玄衣青年颔首点头后便不再说话。
“小娃子,有趣得紧,是个有大福泽的人!”
趁着众人还沉浸在其中时,中年男子吴师弟拍了拍玄衣青年的肩膀,神秘兮兮地说道。
他话刚说完,就跟着雪纺裙女子,与闲服男子一同离开……

殿内清香燃起,香烟袅袅上升,不复云绕。
“嗯?是错觉吗?殿里的香感觉和刚才不一样,那会香的烟好像都徘徊在雪纺裙小姐姐的四周……”
“好像次奥!”
“等等,你们有没有发现天后姑婆祖的法相好像比以往更加神威庄重?!”

九都民俗园外,雪纺裙女子三人徐徐而行。
“师弟,那人不错!”
为首的女子夸赞道。
“哈哈哈,师姐都这样夸了,那他端是了得!”
闲服男子放荡不羁地大笑。
“道友,那人是真的福泽永昌!”
吴师弟在闲服男子大笑的同时,一本正经地补了一句。
“那是自然,你那一拍堪比抚了他的顶!能不福泽永昌?走啦走啦,再不走他们都不敢喘气了!”

抚顶?
福泽永昌?
仙人抚顶!
次奥,定是仙人抚顶!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他们?难道他们是……
[2019.11.11 夜 楚书业 补撰于家]]


  1. 外甥日,即佛生日,是闽南地区的习俗节日,因旧时出嫁的女儿会趁着这一天带着丈夫子女回娘家‘闹热’吃节,故又称佛生日为外甥日; ↩︎

  2. 陈大人,即开漳圣王陈元光。 ↩︎

EOF
© 本文由 楚书业 原创. 未经授权禁止匿名转载;禁止商业使用;禁止个人使用.

依据《网络安全法》规定,暂不提供评论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