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起

大夏文国北境。
人翻马仰的厮杀声远远传来……

此时放牛娃王二小抠着鼻孔,
整个人懒散地躺在沙丘上,一脸的惬意。
不远处,
他放养的牛正撒着欢啃草,浑然不受外界声音的干扰。
一人一牛,仿佛与天地融为一体。

守城的王军与关外叛将打得正火热又如何?
寒原关以北的边疆从来都不是一处远离屠刀的祥土。
烽火怎么烧,关乎关外的人何事?
你们争你们的荣华富贵,我们过我们的塞外苦寒。

“轰隆!!!”
就当王二小胡思乱想之际,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顿时炸开。
随之而来的是地动山摇。
仿佛天要塌了,地要陷了!
受到惊吓的王二小噌地蹦起,一脸茫然地寻找声音的来源,紧接着目瞪口呆:
那……那是什么!

大夏文国西南境:
墨黑色的雾气,笼罩了大半个大夏文国;
漫天的雷电,在黑雾中时隐时现;
大地井喷般汩汩地喷出无数银白色的液体,这些银白液体如游龙般疯狂地涌向黑雾……

“嗞嗞!”
随着数以万计的银白色液体被黑雾吞噬,
一团棱状的阴影在天际云海……缓缓显现,
漆黑如墨,雷霆环绕。

这是末日吗?
王二小如此想。

“君妃姐,你看那里!”
巨响过后,大夏文国东南境一座寻常平民的家族农舍。
被异响惊醒的子言衿,急色匆忙地跑向少师君妃的房间。
“是古真门!”
少师君妃脸色铁青地说道。
“走,我们用学府专用的传送阵赶过去!”子言衿提议道。
“好!”

“混账,他们这是作死!”
帝师府,议事阁。
退居二线的老帝师赵宝来,一脸怒色地出现在门口。
“小客,阿门,少师言,万俟雨姗,王二……你们几人随我走一趟古真门!”
不理会面露惊愕的众人,赵宝来点齐要员后,直接瞬移离开。
“谨遵大师兄口谕!”
闻言,被赵宝来点将的不客上人等人纷纷起身,掐动手诀追去。

同一时间,大夏境内。
青冥宫、佛隐释、千绝峰、幽魂谷等地,几乎同时窜出无数流光,以最快的速度赶往西南境的古真门!

古真门,禁地上空。
一团巨大的墨黑阴影,暴躁不安地悬立在空中。
只见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地吞噬天地灵气,以及底下古真门所有修士的生机……

“古真门,完了!”
当看到古真门驻地死伤一片、哀鸿遍野时,最早赶到现场的少师君妃两人不禁打了个寒颤道。

一息之间,道消教灭。
眼前的阴影到底是什么?
这……到底是怎样的可怕存在,才能让仙缘悠长的古真门连一丝反抗都没有就灭门了?!

“是它?怎么会?”
数千年前,明明已将它封印了……
就当少师君妃、子言衿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赵宝来带着不客上人等人及时赶到。
“大师伯!”
见赵宝来赶至,少师君妃不由欣喜道。
“嗯,你们且退后!”

“妃儿,衿儿小心!”
在少师君妃松懈的霎那,墨黑阴影猛然喷出一股浓稠的墨黑雾气,狠狠地笼向毫无所觉的少师君妃两人。
对此,时刻关注着阴影动态的不客上人,毫不犹疑地运起体内的仙灵之气,宕然不动地挡在少师君妃两人身前。
“砰!”
仙灵之气撞散扑来的墨黑雾气。
“谢谢二师伯!”
少师君妃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说道。

“他……他出事了吗?”
不客上人正要作答,一道清影出现在赵宝来的身旁。
她雍容高贵。
虽倾城容颜,但冷若寒冰。
宛若天女下凡,是世间最美的风景,是凡尘不该拥有的美好……

“师……仙子不用担心,师尊虽然远在天界,但他一切安好!”
看到第一师雨现身,赵宝来差点喊出‘师母’两字,只是想到她与师尊的恩怨纠葛后,他咽下即将脱口而出的话,临时改口。
唉,终究天各一方啊。
赵宝来微微一叹。

关于师尊,关于墨黑阴影。
赵宝来心如明镜。
虽然阴影再现,但赵宝来知道师尊没事,
不然在寿元有限灵气空乏的修行时代,何来成仙的他们?
所有的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在替他们负重前行罢了!
而那人正是大夏帝师少师浩喾!

“嗯!你很不错!”
第一师雨闻言点点头,她向来寡言,自少师浩喾飞升天界后更是常年不语。
只是看着修为已同她一般无二的赵宝来,第一师雨不禁思绪万千。
你的弟子没有让你失望,你知道吗?
我很想你,浩喾!
如果当初我……那么我们会不会?

“师妹,是师叔他们……还有古真门的古前辈,佛隐释的……”
跟着第一师雨一块前来的负平生面带悲戚,强忍伤痛地望向墨黑阴影下那几位沦为凡人的枯槁老人……
“哼!掌教师兄,路是他们选的,怪不得他人!”
目光清冷的百里旋儿坐在周天宫铃之上,替第一师雨冷冷回道。
数千年的修行岁月,让她早非当年上青阶的懵懂顽童。
“唉……何苦来哉!”
胥弥京衣叹道。
他终究心软。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师弟你叹毛气!”
江寒食抱着仙剑,冷漠立于负平生的身后。
自始至终,他全然不念昔日恩情!

“尔等还有闲心讨论一群罪人?若在往日,朕必诛之。”
一道威严的暴喝自云海传来。
众人循声望去,来人赫然是大夏文国的开国皇帝——夏始皇。
“哼,尔等也不是甚东西,待此间事了,朕到青冥坐坐!”
瞥了眼江寒食,夏始皇冷哼道。
忘恩负义之辈,大夏皇族唾之。
“你!”

“赵兄,情况怎么样了?可需我召九鼎试试能不能压制!”
不理会愤怒不已的江寒食等人,夏始皇落到赵宝来的身前,一身修为只略低第一师雨、赵宝来、不客上人三位仙人。
“小师叔莫说笑了,三界何物能敌它?”
赵宝来摇了摇头,心中满是不安。
环顾四周来人,除了少师君妃、子言衿两个小辈外,在场的哪位不是威赫人界的大佬?
可……面对眼前的它,还远远不够啊!

“大师兄,想那么多作甚。我们得先封印四周的黑雾啊,不然整个人界就要完了。”
不客上人祭出一柄巨锤的同时,口含一口仙灵之气,整个人变了模样!
好一个不客上人,不愧是帝师府现任府长、大夏文国帝师:
旦见他,
身高五丈,虬扎的体魄堪比仙器。
雷霆环身,惊天的气势尤胜神将。
就当众人喝彩之际,他一头扎进黑雾,手中巨锤如舞干戚,将几欲扩散的黑雾硬生生控制在古真门的禁地范围内!

“好!”
见不客上人一马当先,赵宝来不禁豪气干云,领着夏始皇、阿门、万俟雨姗、少师言、王二等人加入封印黑雾的行动当中。
一捆古朴的竹卷书缓缓展开,化作弥天大阵把古真门禁地牢牢封印起来,不让任何能量逃逸出去。

“我们也上!”
第一师雨吩咐道。
她体内的浅蝶古书飞到墨黑阴影的上空,将四周涌向月轮的大地灵气截断,避免天地灵气因黑雾吞噬而枯竭。
“剑来!”
负平生、百里旋儿、胥弥京衣、江寒食应声紧跟。
“金刚伏魔!”
“临兵斗阵!”
……
其他赶来的人界修士,见状纷纷迎难而上。

阴影,
黑雾,
死亡,
心悸!
天地劫数,存亡关头!
早已非是一门一派之事。
数千年前的那一幕仿佛重现。

“拼了!”
这一刻,各大势力各大大门派,
旦凡能喘气的修士,皆是义无反顾,
赶驰,
迎上,
施法,
封印!
他们是最美的逆行者,是人界最后的生命屏障!他们……身无可退。

“轰隆!”
数息后,墨黑阴影一阵轻颤爆发出无上的威压。
无穷无尽的黑雾化作滔天巨兽,那巨兽张口喷出炙热的幽火,瞬间把赵宝来一干众仙喷飞。

“嘶!”
赵宝来倒抽一口冷气。
幽火竟……
恐怖至此,
简单一击,
无数修为不济的修士直接化为灰烬……

“吼!”
激怒的滔天巨兽仰天怒吼,这一吼天地变色。
“咔吧~”
本已所剩无几的人界灵脉,在这一刻尽数齑粉,整个人间大地变得极度不稳,不时发出‘咔吧’的裂声……

“完了!”
第一师雨绝望地闭上双眼,她体内的仙力流逝得厉害。
“你们快看,巨兽的上空裂开一道口子!!!”
阿门恐惧道。
是天地……崩溃了?
希望……还来得及。
赵宝来一愣,他连忙捏碎一块传讯玉符。
只是他会来吗?
毕竟他不是真正的他!

“咦?这不是南天门?”
就在赵宝来忐忑不安的时候,云海中出现一男一女。
那女子不过二八之年,长得清秀脱俗的她,一身素雅仙裳,像极了刚刚飞升天界的仙子,最是亲和慈祥。

“何方妖孽!”
她身旁的中年男子,手持一寻常药葫芦,见底下滔天巨兽怒吼,怒喝后随手一拍……
“嘭!”
漫天黑雾所化的滔天巨兽在众人的眼前直接被道人拍散,连渣都没能留下!

这两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修为?
修仙者?
南天门又是什么地方?
这些问题赵宝来一个答案都没有,但眼前的一男一女竟给他一种面对师尊时的感觉……
好像有我无敌!
威压?
对,是威压!

“师姐,我们好像来错地方了!”
中年道人收回手掌,悻悻然道。
“嗯。这里好像是其他天1!”
女子环视一周后,凝眉回道。
“而且这里的气好奇怪,居然像是被炼化过似的!吴师弟,你先给那些道友疗伤,我去试试能不能安抚那件先天灵宝!”
女子说完,闪身来到墨黑阴影的上空。修长的手指轻轻一压,原本暴躁不安的阴影,在女子的压抚下变得安分起来……

“这……不太可能吧!”
江寒食咂咂嘴,满是不信。
无敌的墨黑阴影,居然不敌眼前男女的随意拍抚!
心比天高的他,想拒绝中年道人递来的疗伤丹药。

“请问你们哪位是这个天的祇尊?”
中年道人吴师弟分配完疗伤丹药后,礼貌地问道。
“请问前辈,祇尊是指?一国之主还是一派之主又或者人界之主?”
负平生疑惑道。
“哦,是我大意了。”
也对,
此处不过是凡间,他们的境界还没到达那个层次,又如何能晓得!
只是奇了怪,区区凡间怎会有那么强大的先天灵宝存在?
吴姓道人意识到自己的口误,于是改口道:“唔……此处境界最高的修士是哪位?”

“咳咳,是我师尊!”
赵宝来在万俟雨姗的搀扶下,来到吴姓道人跟前:“敢问前辈是否有办法解决眼前的劫数?”
“抱歉!”
吴姓道人摇了摇头,“我跟林师姐不是这个天的人,干预不了此处的轨迹……但你们所在天境界最高的那人可以!”

“他……他已经飞升天界了!”
第一师雨面带凄楚道。
当年是他封印了眼前的上古神器。
原来当年的他,已是当世最强的存在。
原来当年的我……真的误会他了!
“我或赵宝来……可以吗?”

“那就没辙了!”
吴姓道人摊开手,无奈道。
“你跟他还不行!”
跟前的小姑娘以及方才的小伙子,确是现时人间境界最高的两人,可……境界依旧不够啊!

“那……那个前辈啊,我师尊还留有后手……”
众人再度失望的时候,不客上人弱弱说道。
“快说!”
夏始皇急道。
“帝师府的地宫秘宝!”
赵宝来见师弟挑明,他解释道:“可秘宝只有师尊他老人家才能召来,此处距离帝师府……不知道吴前辈你们能否将它传送到帝师府,届时师尊留下的后手会被激活……”

“这件先天灵宝太过霸道,我也……只能暂且原地安抚。一旦再受刺激,天地将重演……”
“唉,要是我那惰惫的师弟在,此事……倒也简单!”
吴姓道人口中的‘林师姐’闻言摇头回道。
她自知情况:若非自身的亲和力吸引它,怕是先天灵宝早就失控了。

“我来吧!”
众人无计可施时,
天空一阵扭曲过后。
一身白色竖领服装,一双白色皮革鞋,一把古老黄纸伞。
一个陌生的执伞人,就这么突兀地出现。
他的身后站着一个同样穿着奇装异服的年轻人,那年轻人一脸坏笑,痞痞的小脸带着玩世不恭。
“哇,老头子你怎么二话不说就出场了?”
“不是说那件准天道级的玩意,咱不能动吗?”
“唉,好不容易可以搬凳吃瓜,围观两个诸天万界大佬共同打宝的好戏……谁想咱也得下场啊!”
在年轻人叽里呱啦的怪叫中,执伞人悠悠抬起头,
只见他满头长发银丝随风舞动,一张年轻到过分的俊脸让人怦然心动。
见身后的年轻人还在喋喋不休,执伞人道:
“猢狲崽,若是你干爹来了,它在他面前就是个弟弟!”

“大帝?”
“其他天的无量天尊?”
林姓仙子与吴姓道人相视一眼,波澜不惊的脸上露出震惊的神色……
什么时候天与天之间形同虚设?
什么时候无量天尊的帝君可以随便乱入?

“大帝万万不可,动它因果甚大……”
吴姓道人飞到执伞人面前,礼貌劝道。
“道友,你我同尊,无须客气。”执伞人微微一笑,“至于因果,还了便是!”
“可……”
“吴师弟,道友说得有理,我们几人因它而来,早结下了因果。”
林姓仙子拦住张口欲言的吴姓道人。
修为到他们仨的境界,自然能够明白此间的因果关系。
避?
避无可避!

“善!”
“收!”
执伞人含笑点头,他收起手中的黄纸伞。
指诀祭起,一股巨大的引力自他掌心射出,在底下所有人都还在懵逼的注视下,‘嗖’地一声将不安颤抖的墨黑阴影给吸到掌中。

“小友,欲将它送往何处?”
托着迷你版的墨黑阴影,执伞人对着还在发愣的赵宝来问道。
“什么?”
赵宝来懵了,眼前都是些什么人?一个比一个厉害。
听他们的对话,貌似是从其他修行界来的大帝!
特别是那执伞人,年纪看似不大本事却高的吓人……貌似史载以来还没人能这么轻松降服上古神器吧?

“喂喂喂,回神啦!我家老头子问你呢,要将这个烫手山芋送到哪里?”
被执伞人称为‘猢狲崽’的年轻人冲着赵宝来大声吼道。
作为凡人能到吼一个异界的仙人,年轻人想想就觉得美滋滋。
“哦,这件法宝早就被层层封印着!除了调皮点外没啥。”
执伞人仿佛知道赵宝来心中所想,淡淡然道。
只是他这话……还不如别说呢。
“嘿嘿,老头子的意思,这是镇压诸天万界的巨佬标配,林仙子、吴大帝只要想做,也能轻松办到!”年轻人嘎嘎怪笑道。
“嗯!”
执伞人不可置否地点头。

这是人说的吗?
林姓仙子头疼地看着他俩,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眼前的年轻人与自己有缘!

“哦哦,此处东南方的帝师府!”
赵宝来老脸一红。
他话刚落下,东南方一道淡墨光冲天而起,一座庞大的古朴宫殿出现在天际。
固涩难懂的玄音响彻大夏文国诸境,一张清秀的巨脸浮现。

“师尊!”
“帝师!”
赵宝来、不客上人、第一师雨、万俟雨姗、夏始皇等人在清秀巨脸浮现的霎那,不禁喜极而泣。

“好强大的仙气。”
遥望虚影巨脸,林姓仙子道。
“竟是一缕仙识,无怪乎他能封印先天灵宝!”
吴姓道人从赵宝来等人过激的反应中,很快猜到了那张虚影脸庞的主人是谁,然后颇多感概道。

“嗡!”
执伞人与虚影彼此对视,两人同时读懂了对方的意思。
“嘭!”
墨黑阴影从执伞人掌心脱离,
收敛气息,迎风而涨。
远方的虚影与宫殿,给它久违的亲人感觉,使得它亲昵地飞了过去。
片刻后,宫殿的宫门打开,隐约间大殿的深处有一轮墨绿色的……
“咻!”
墨黑阴影咻的一声,飞进宫殿深处。
虚影朝着众人微微颔首,然后整张脸庞化作点点星光散去,连同古朴宫殿不复存焉!

“又走了吗?”
第一师雨喃喃说道。
“那是师尊留在帝师府的一缕分身。”
师尊还是现身了。
朝圣般的赵宝来走到第一师雨身旁,然后恭敬地鞠躬道:“请师母与宝来一同回帝师府,师尊消失前留言给我,有事相告也有事相托。”
“嗯!”
第一师雨茫然地随口应答,随后一脸惊喜。

赵宝来、不客上人见状,欣慰微笑。
数千年了,他们终于等来了帝师府的女主人!
以前不能告明的真相,随着墨黑阴影进入帝师府的秘宝后……变得可以畅所欲言!

“也请诸位帝师好友同我一道回府!”
阿门紧接着出列,来到夏始皇、胥弥京衣、负平生、百里旋儿、江寒食等人面前诚挚邀请道。
见众人不太明白何意,万俟雨姗娇声解释道:“经此一劫,天地虽然没有重演,但想必大家已察觉人界没有灵气了,灵气枯竭意味着修行者将面临身死道消……”
“而封印阴影的秘宝,或许能延缓绝望的到来……只是从此……”
少师言欲言又止。

“只是从此只能苟延残喘活着!”
夏始皇补充道,他讲出少师言不敢挑明的话后,化作流光率先往帝师府飞驰而去。
其他人沉吟过后,也就明白堂堂大夏九五之尊的夏始皇为何甘愿苟延残喘的本意。
想通的他们与执伞人、林姓仙子道谢作别后,结伴同往帝师府。

泱泱东州,岂能再次断了文明。
纵是山门尽毁,子弟不存。
可……
吾在,道在。
吾亡,皆亡!

“妃儿,帝师府该你当掌!”
“衿儿,你前途不可限量!”
赵宝来招手唤来少师君妃、子言衿,淳淳敦嘱道。
“大师伯……”
“休做女儿姿态,大夏文国还有很多事需要你们去做。书生跟侠客已经带着帝师府武魁文宗的学生在各地安抚……”
不客上人瞪了眼少师君妃,随后掐动仙诀将俩人送回帝师府。
帝师府将迎来大夏建国数千年来的首位女帝师!

“处理好了?”
执伞人拎着猢狲崽的衣领,与林姓仙子、吴姓道人一同落到赵宝来他们跟前,微笑问道。
接下来还有事需要他来做。
“嗯,家师现存的亲朋好友都已经转移到秘宝空间了。人界灵气枯竭,一场文明浩劫终究躲不过……修仙时代结束了!”
赵宝来心有不忍,眼前的东州大地好不容易才恢复修行盛世,怎么就说没就没了呢……

“既然如此,我们走吧!”
“去先天灵宝所演化的一方世界,了结此间因果!”
“不同天的人聚在一起,想来会很有意思!”
“喂,你们搞什么啊,玩啥轮子空间游戏……我还要回到我的世界跟我的妺妹妹……”
执伞人二话不说拽起猢狲崽,领着众人消失离去。

古真门,禁地。
几个神色枯槁的老人挣扎地从残垣中爬出,望着人间炼狱一般的外界,他们绝望地闭上双眼……
罪,不可恕;
错,无力改。

关外,
一只狡黠的小老鼠瞥了眼吓尿的王二小,口吐人言道:
“怂样!”
突然一道霞光闪过,虚空裂开一道口子直接把小老鼠给吸了进去……
一旁,
王二小傻愣地看着小老鼠消失的地方,满是不可思议道:
“它刚才说什么?”
“它说它叫鼠来乐?”
“什么鬼啊!”
“不对,是什么世道啊!妖怪都跑出来了……”

大夏中境的某座千丈山,
“咦,怎么会没信号呢?刚还在和白通话啊……唉算了,我还是原路返回吧,不然慕该等急了!”
一个身穿奇装异服的青年人,手里拿着块巴掌大闪着屏光的方块,在自个眼前晃啊晃,同时嘴里嘀咕道。
青年人说完,便重新钻进身后的山洞。
全然未觉身后有条若隐若现的长河,宛如酣睡的东方巨龙!

[2020.2.14-18. 楚书业.撰于家]]

后话:
这篇本来1月份就该动笔写的,只是最近一直在整理《十方万界》的旧稿。所以拖延到现在才写完,然后今天整理下发布出来。
去年年初打算将我故事里所有人所处的时空闭环化,于是便有了《缘起》。
这些人是因为机缘巧合才汇聚到一起,进入一个类似法宝空间的世界。
而《缘起》的舞台大背景其实就是在《十方万界》旧稿梳理后的时间轴里,当然这个时间轴时间点的事件安排本是《十方万界》计划的支线之一。
最后,《缘起》客串了太多故事太多人物,请手动找彩蛋。
[2020.02.18 楚书业]]


  1. 天,指每个天道运转下的诸天万界,如九重天,三十三重天。其他天即其他修行世界。 ↩︎

EOF
© 本文由 楚书业 原创. 未经授权禁止匿名转载;禁止商业使用;禁止个人使用.

依据《网络安全法》规定,暂不提供评论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