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摇际会始相逢

2020.03.29 Views 仙神妖鬼篇

南山经之首曰鹊山。其首曰招摇之山,临于西海之上。多桂多金玉。
有草焉,其状如韭而青华,其名曰祝馀,食之不饥。
有木焉,其状如榖而黑理,其华四照。其名曰迷榖,佩之不迷。
有兽焉,其状如禺而白耳,伏行人走,其名曰狌狌,食之善走。
丽麂之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海,其中多育沛,佩之无瘕疾。

神州极南有一山,名曰‘招摇’,其形幽俊,宛如卧猫酣睡。
青蛇盘绕,山林间有一条漫长无际的青阶,沿着巍峨高大的山体直通云海。
再加上山体四周常年雾霞环绕,青壁脆鸣……
使得招摇俊峰,古来称奇。
堪称好一处人间美景、瑰丽奇峰!

青阶漫漫,碧草芳芳。
此刻,一个约莫十来岁的小道士正拾阶而上。
只见这道童眉清目秀,披发散肩,身着一件浅灰道袍;跣足而行,背负一把破锈长剑。
像极了刚出山门的游方小道。

“奇了怪哉,道藏有云‘山海经兮,乃载灵异而盛名……缘者循之,机缘自得’,小爷明明已经照《山海经》孤本来此多时,为何独不见异兽踪影?难不成张娃帝子骗我?”
披发道童嘀咕道,一张能让天地动容的俊脸满是疑惑。

“罢了,再瞅一眼!”
披发道童说完,径直把怀里的一卷古籍给掏了出来,横七竖八、里里外外又翻了个遍。
“完蛋了,铁定是被张娃帝子忽悠。那老头坏得很,据说人狠话又多,折在他手中的众仙大能不在少数。”
苦思不得的披发道童,一怒之下将手中的孤本用九天离火给烧个干净,省得徒见烦心。

“噗哧!”
就当披发道童准备离开的时候,一道清脆的笑声传入他的耳中。
“是谁!”
披发道童星目微凝,大声喝道。

“你这道藏有云是哪本道藏?《淮南万毕术》明明有文‘归终知来,狌狌知往’,狌狌虽然不明未来但好歹知过往,怎会随意出现?据传闻它好酒喜草鞋,不如你想个法子将它引诱出来?”
只见一个碧玉年华的少女从林子深处走出,一身青衫打扮,虽不是倾城佳丽,但清秀脱俗的她,让人倍感亲近。

这少女本是闽地人,师从梁宕山。
此次出门不过是奉师命游历山海,增长见识,
不曾想,少女刚到招摇山便感应到一股十分熟悉的气息,这气息让她心头窃喜以为遇见同门。
赶至一看,方知错认。
只是眼前童子的修为好生高深,纵是她同门师兄也不及其一。
可这童子才年方几何,缘何修为如此精深?
更让她惊奇的是,对方并非同门却隐然有着她们道门一脉的功法气息!

“好酒喜草鞋?果真?”
披发道童一听心喜,探手从怀里掏出一本散发着玄妙气息的古笈,瞧都不瞧就随手抛给少女,洒笑道:
“喏,就是这本《山海兮》,送你吧。还是你有见识,不像那个老头净拿一本破书哄我,说什么详注讲解尽在其中……”
披发道童本就是放浪不羁之人,当察觉对方并无恶意,且自己颇喜少女身上的空灵气息后,便一改往日乖张,言语间显得亲昵随意。

“这是道老的……”
少女接过古笈,本以为只是一本前人手抄。
等她翻开一看,才知那书蕴含无穷道痕,论品质较之后天灵宝也不遑多让。
一时间震惊不已。
更是好奇眼前的神秘道童!

披发道童不理会吃惊的少女,他歪着小脑袋自言自语道:
“早知好酒喜鞋,就不该把酒送人,害得小爷又得想法子弄些酒来……哼,那日小爷说要抓只狌狌,阎君一脸坏笑,定是知我披发跣足惯了……”

“喂,阿姊,会编草鞋?”
披发道童低头想了片刻,来到少女跟前,出声问道。
“会,不过我不叫喂,我叫……”
“我知你姓林,但招呼一声‘喂’,不妥?”
“那你也不能喊我阿姊,初次相识……”
“阿姊是对稍己年长的女子称呼,不妥?”
“也对,那该呼你阿弟?”
“小哥!”
“小哥?感觉有点奇怪,我还是叫你师弟吧……”
“妥,那阿姊会编草鞋吗?”
“会!”
……
少女话还没说完,就被披发道童打断。
涉世未深的纯情少女懵懂不知,萌萌地被对方牵着鼻子走,两人一问一答间像是阔别多年的青梅竹马,一时间亲密无间、两小无猜。
只是少女似乎还未发觉自己被顽皮道童套话了!

“嗯,阿姊真棒!”
接过少女编好的草鞋后,披发道童狡黠地眨了眨眼,冲着少女的脸颊奶了一口,憨憨夸道。

“师弟莫闹,男女有防呢。”
少女骤不期然被披发道童香了脸颊,整张小脸顿时羞红不已。
她没有因此变脸,因为从对方清澈干净的眼中,少女并未发现丝毫男女情欲存在。

“到底还是个孩子!”
见此,少女也就放下心来,她一心向道,最烦人间情丝扰人道心不宁。
哪怕他俩仅是初遇,可内心竟有种十分亲切且想要靠近对方的情愫,仿佛俩人注定相识、又或者早已相识!
若道童真要欢喜于她,少女心知自己……

“妥了!”
趁着少女胡思乱想之际,披发道童在青阶附近的怪石嶙峋布下一个简易的困阵,并将草鞋放到阵眼当中。
“接下来是弄些酒来,好在满山遍野尽是野果,材料现成!”
披发道童说完,不顾少女好奇的目光,只见他随手一招,无数不知名的青果立马从枝头脱落,悬浮在身前……
“离坎诀?怎会!”
就当少女惊讶对方不动仙术就有如此高深的摄物手段时,那披发道童一手控着九天离火、一手操着九幽坎水,青果在少女不可思议的目光中迅速消融,然后散发出浓密酣醇的酒香……
“嗯,好香!”
这不知名的青果酒香虽不如仙庭的琼浆玉露,但胜却人间无数佳酿。
就算是不懂酒的少女,这会也有些意动!

“师弟,你怎会我师门一脉的控水火秘术——离坎诀?”
更让少女震惊的是道童所用的手法,竟然是她师尊的成名仙术。
要知道这控水火仙术虽然仙庭众仙都会用,甚至是标配,可论高明精深、论精妙程度当属她师门一脉莫属!
刚才的功法气息瞒不住她!
是师门功法!

“天生的!”
披发道童将‘酿’好的青果酒装进一个小葫芦里,并随意用瓜瓢装些酒放置到困阵中去,然后冲着少女傲然回道。
“师弟,莫要说笑。再不说,阿姊真要生气了!”
事及师门功法,少女满脸严肃地说道。

“不信,你看!”
知道少女生气,披发道童探出右手,只见他的掌心冒出一枚血红的水滴子,四周环绕着无数道痕。
“嗡!”
在血滴子出现的霎那,少女立刻察觉到体内的法力瞬间变得雀跃不已……

“是它?!”
没想到居然是师尊说的‘它’……怪不得师弟修为如此精深,也怪不得他会师门功法。
生来具功法,浑然自天生。
如此说来,唤他一声师弟倒也适宜。
毕竟他算是‘同师门’!
少女张了张玉口,一时不能言语。

“师弟,以后要唤我师姐,莫要调皮知道不?”
良久过后,少女回过神来,她移步走到披发道童身前,摸了摸他的小脑袋,神色满是宠溺地说道。
“嗯?阿姊不妥?”
“嗯……私下可以,但有外人在不行!”
“好的,阿姊!”
披发道童爽快地答应,两人毫无半点滞怠地完成了‘同门’相认的过程。

“师弟,你认为这样能诱来狌狌?”
云巅,少女站在披发道童身后,发问道。
她也是偶然翻阅前人手札,才知道狌狌好酒喜鞋,至于可信度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莫慌,吾酿的酒连挑剔的阎君都贪杯得紧,何况是只没开化的异兽。”
酒到微醺,甚是妙哉。
披发道童小啜一口青果酒,满足的回道。
“真有那么厉害?对了,莫要贪嘴,再多喝就没收!”
阎君何等人物,林师姐自然知道。
寻常仙人都不一定有缘一见,没想到小师弟都跟对方成酒友了,看来人与人之间的机缘真的没话说……

“沙沙……”
“砰!”
就当两人谈话间,一道黑影从远处疾奔而来,风尘滚滚,跃入困阵当中。
只见黑影抓起瓜瓢、套起草鞋……
一瓢尽饮后,黑影口吐人言:
“爽!”

“真的行?”
林师姐与披发道童相视一眼,皆感不可思议。
那黑影仔细一看,状如猿猴生豕足长白耳,端是一只罕见的古来异兽无疑,但是不是狌狌就有待商榷了!

“哎呀,怎么走不出去?”
“被抓住了?”
“又被人给诱惑了?”
“下次不会再上当了!”
“我要怎么出去呢?”
“奇怪,这次是被什么鬼东西困住?”
打了个酒隔,异兽起身准备离开时,却发现自己只能在周遭半丈内打转,怎么都出不去。
几试无果后的异兽,有气无力地趴在怪石上,懊恼道。

见异兽出不来,披发道童两人相视一笑,出现在异兽的跟前。
两人甫一出现,刚刚还软绵绵趴在怪石的异兽猛地睁大兽眼,生龙活虎地盯着少女喊道:
“我知道你,湄洲岛不啼的小丫头。”
异兽喊完,转头望向少女身旁的披发道童,可……饶是它天赋异禀也有……
异兽灵性十足的双眼此刻却露出迷茫,声音有些迟疑道:
“我知道你,游历人间的披发道人?”

被异兽一眼道出身份,少女也不惊讶,她朝着披发道童道:
“是狌狌!《海内南经》有云‘狌狌知人名,其为兽如豕而人面,在舜葬西’。嗯……看来前人著作多少有误,它样子可一点不像人面,顶多似人相的猴脸!”

“运气不错,狌狌到手。”
“不过……它知人名的天赋马马虎虎,连小爷的来历都知之不详,要之何用?不如炖了吃!”
披发道童点了点头,有些不满意。
凭什么别人的身份一眼看穿,到了他这就迟疑再迟疑?
他也是要面子的好不,同时也是想知道自己的来历好不?
不然干嘛费劲来抓狌狌!

他生来具神通,向来不拘小节,谁人不服就小拳相向。
可谁也不知披发道童的根脚,
就连他自己也是……
只知名唤为何,
而旁人则称他南道人!

“不要吃我,我的肉不好吃……吃了也跑不快……”
没想到俊美可爱的披发道童这般可怕,异兽狌狌吓得尖叫连连。

“莫闹,吃它作甚?”
林师姐没好气地白了师弟一眼。
现在不是上古飞禽异兽满地跑的时代,能擒住一只实属不易。而且这类的异兽是见一只少一只,何况还是带血脉天赋的狌狌。
最后,少女提议道:
“师弟,你收它为坐骑?”

“丑,拒!”
披发道童想都没想就回绝了,放着四象仙兽不要,难道长着猪蹄的猴子就香了?
他也是颜控党好不!
低头俯视着模样古怪的狌狌,披发道童摸了摸下巴道:
“不炖?除非留下买命钱!”

“不要杀我,小兽有一宝奉上!同时……”
知道眼前的两人掌握着自己的生死,狌狌思索了片刻后咬牙跪道:
“仙子,小兽愿意终生认您为主,永不叛变!”
狌狌说完,从口中吐出一物:
五彩绚丽,玄而玄之。
竟是一股先天之气冲出,撞向披发道童。

“嗯?似锦非锦、似帛非帛?份量还不轻!”
面对迎面冲来的先天之气,披发道童随手就是一抓,待霞光散去……
一捆锦绣在手。
“不错不错,果然是机缘自得!看来张娃帝子没忽悠我……”
披发道童小脸微喜。
这东西用途不小,而且不易毁坏,甚是不错!

“上仙,那小兽?”
见披发道童满意,狌狌连忙怯怯地问道。
“行吧,就不吃你了,爱哪哪去。”
披发道童把玩着刚得来的宝贝,无所谓地挥了下手,撤去困阵。

“多谢上仙!”
“还请仙子赐我驭兽圈!”
脱困的狌狌喜不自禁,连滚带爬躲到了少女身后,一副我是仙子小跟班的模样。
惹来少女一阵无奈。
师弟不要的异兽,我就得收?
她也是爱美之人好不!
“你且自去,不用认我为主。”
“要的,要的!仙子别赶我走……我实在是避世维艰了。”
听到少女不要它,狌狌急了。
扑在少女的脚下,泪眼如花。

它自知己苦:
生来异兽本该逍遥一世,但斗转星移之下世道炎凉,稍有不慎就有血光之灾,这些年它真的过得举步维艰、步步惊心。

眼前的两人一看就是仙人,而且是了不起的仙人。
能够成为仙兽,对于它来讲何尝不是一场大机缘呢?
再不济,对方好歹也是名炼气士1,他们身上若有似无的古朴仙气瞒不住拥有血脉传承的狌狌……
要知道古往今来,修仙者无数,
但真正能成仙的没几个,
能与天地同尊的更是寥寥无几,
能与三界同寿的简直凤毛麟角!

“……”
异兽都是这么不要脸的吗?
不就是认个主吗,至于倒贴?
披发道童颇为无语地躲在一旁看戏。

“那……好吧!”
少女素来善良,最见不得真善美以外的事物。芸生疾苦,所以她才会醉心修道,以盼早日学有所成。
她稍作权衡,就应了下来。
只是没养过仙兽的她,哪来的驭兽圈?

就在这时,披发道童撺掇到少女跟前,偷偷塞给对方一个金色的小箍儿,并教了几句口诀。
“……”
少女冲着披发道童感激地点点头,同时快速掌握得来的驭兽口诀。
顷刻后,
“叱!”
旦见她清音低叱,抛出金箍儿,芊芊右手指天,作剑诀。
“呼!”
一轮繁星夜象少女在身后骤现,那金箍儿受到繁星夜象的刺激,猛地变大,闪烁一阵金光后罩向恭候多时的狌狌……

“谢谢主人!”
获得驭兽圈的狌狌虔诚地伏在少女足下,化作一酷似招摇山的石雕宝座,稳稳当当地托着自家主人悬浮在云海当中。

“咦?”
见此,披发道童有些意外,没想到化作坐骑的狌狌,模样竟这般厚重稳妥……
不过他也只是略感意外罢了,想及此间事了,便准备跟少女道别。

“阿姊,机缘到手自当离去,我们就此拜别吧!”
披发道童飞到石雕宝座上,朝着少女胡乱拱了拱手。
“师弟,此行将去何处?愚姐入世未深……要不我们结伴同行一段时日如何?”
少女何等聪慧,收下狌狌的瞬间,立马明悟披发道童方才举动的深意:
她空有一身梁宕修为,但毫无世俗经验。
能有一只知过往的狌狌守护,想来不会着了什么人的道!
可……一个人的游历总归有些乏味,
天下之大何处不能去?何处不是历练?
与其跟师弟惜惜相别,不如同他闯荡人间?
想到这里,少女满怀希冀地提议道。

“罢了,跟上!”
披发道童明明一脸‘早知如此’的神色,偏偏摆出不耐的语气。
吩咐一句后,整个人如利剑出鞘,破空而去。
“哼,看谁跟上谁!”
少女也不甘示弱,一改往日矜持。
空灵圣洁的仙气裹着她,直追离去的披发道童……

云海中远远传来一阵仙乐空明的声音:
“师弟,你口中的张娃帝子是谁?”
“嗯哼,你说呢?”
“嘻嘻,要是让众仙知道他们噤若……岂不吓死?”
……

此时结伴离去的两人,根本不知道他们往后的游历会为人间带来多少茶余饭后的传奇演绎……
正所谓:
招摇际会始相逢,原是缘来自相识;
把臂携手同春去,一段神话归梁宕。

文末:
写完《食不果腹事从轻》后,就开始写这篇小故事了,时间有些紧凑,所以写完披发道人与林师姐初遇相识的故事后一直觉得有些地方不妥,稍欠感觉,于是今天重新修改了些细节。

[2020.04.01 夜 楚书业 修撰于家]]


  1. 炼气士,即修行者、修仙者,上古时期叫做炼气士,商周到汉朝时期称作方士,汉之后称修士,明朝佛道合流后统称修真者。 ↩︎

EOF
© 本文由 楚书业 原创. 未经授权禁止匿名转载;禁止商业使用;禁止个人使用.

依据《网络安全法》规定,暂不提供评论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