府立溪头尪为神

2020.05.31 Views 仙神妖鬼篇

妫龙村,又名舜都。
位于雷夔山以南,扼守宭外古镇之滨。
妫龙村有一山一境五厝六姓,好不繁华。

其中,妫龙境依山而居,山体宛如盘龙,端是不怒自威,故其山名为妫龙山,属妫龙族人祖地。
而妫氏族人,乃宭外镇古之望族,论根脚之深远不多让宭外村诸多宗族。

此时,正值临近芒种。
最是农时繁忙,田野望去尽是人迹。

“咚,咚,咚……”
忽然,舜都境内七口古钟同时闷鸣。
一时间七钟鼎沸,让忙碌的五厝六姓族人惊得放下手中的作物,不约而同望向妫龙山。

妫龙山,祖祠。
早已颐养天年的林老爷,罕然来到山顶的妫族祠堂。
“老太爷,您怎来了?”
妫族众人见东厝的林老族长出现,纷纷上前打招呼。
“说吧,发生什么事了?”林老爷含笑回礼,来到现任妫氏族长跟前,疑惑问道。
林老爷素有德行。
举族迁至妫龙村已有三十多载,又与妫族长房一脉是姻亲,再加上他本就德高望重,故妫族家祠自是能进。
见他发问,妫族长也不瞒他,将林老爷子请到祠堂的西厢,方才一一道来。

原来就在今日晨间,妫龙境村前的南溪忽然飘来一尊长髯神像。
这神像也没见有多奇特,是民间常见的硬身坐姿神像,身高比例与寻常的成年人一般无误。
瞧模样,许是某尊巡天王爷吧。
一顶将军帽沾着些微微露水,却不影响他的法相庄严。

“哪来的神像,莫非有异事?”
发现神像踪影的村民,也不是那种没眼力的莽夫:
闽地古来就有送瘟的习俗……这点他还是知道的。
生怕这会飘来的是一尊外地送来的瘟神,他二话不说,一根竹竿耍得龙飞凤舞,三下五除一,顺着南溪的流水就把神像给推送走了。

“咦?”
可奇了怪哉:
每当神像距离青武宫方圆九丈开外时,便会原处打转,然后逆流而上,回到最初的地方……
那地方,正是妫龙境西村口!

几经折腾后,村民发现无法将神像送走,无奈之下只好先将神像给请到村口,以芦苇垫奉……然后急忙告知族长!

“此事怕是真有异乎!”
林老爷捋了捋长须,脸色有些沉重。
南溪位于妫龙境与南厝之间,源起西厝以西,东至东厝以东。
是一条贯穿妫龙村的活水溪,又因妫龙山坐北朝南面向南溪,故而南溪堪称是妫龙村的水龙,与妫龙山地脉一阴一阳一南一北相呼应,使得妫龙村生生不息,气运源昌!
风水一说从来都不是小事,何况是关乎全村一山一境五厝六姓的大事。
难怪年轻的妫族长会让人同时撞鸣七口古钟,足见其慎重行事的秉性。

“是啊,老太爷!咱们妫龙村除了山脚的青武宫以及山顶的妫氏家祠外,自古一不拜天地二不祀诸神三不祭众灵,这在闽地其他闽人看来,本就特立独行,容易招忌,但数千年来……倒也相安无事啊。”
作为妫族族长,他知道的事情不少。
妫族单是一座家祠便能保族人千秋万载、安康繁衍,何况山脚下还有一座震慑四方的青武宫!
两者相辅相成,自是不怕任何淫祀巫鬼来扰!
但……眼前的境况又该作何解释?

“或许是到了某个临界点了吧!”
林老爷曾为南宋高官,心思本就活络。
思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性,那便是北方那边有大动作,南赵怕是快顶不住了……
朝中奸相贾似道,域外虎视狼环伺。
闽地的望族们想要联合所有闽人抗元,就必须只能有一个声音!
妫龙村这个不合群的存在,要么信仰同化要么就此抹去……
“走,我们去看看是哪位王爷!”
想到这里,林老爷决定带着众人前往西村口瞅个先。

“好!”
族长应和道。
他倒不觉得林老爷喧宾夺主:
这林老爷子的辈份摆在那儿,又曾协助妫老族长将妫龙村带向更加繁华的五厝六姓盛况!
叹为观止啊。
林家老爷子,是真的厉害!
关于他的传奇轶事,可一丁点儿不比族叔夫妇、六爷等人少……

“这……不太像是某位王爷啊?”
林老爷手握紫砂茶壶,围着神像转了一圈,疑惑道。
“噢,老太爷此话怎讲?”
妫族长不明所以,在他看来流水而来的神像不是淫祀就是邪乎。
闽人好巫尚鬼举世闻名,宫庙府邸穷奢极致。
这是历历前科啊!

“送瘟1习俗最早起于我朝两湖地区,而闽地多瘴气,历朝历代更是闹瘟不断……有送瘟但尚未如此奢华,多以纸船神牌祷之,鲜少有送硬身大坐像的记载!”
林老爷押了口茶,娓娓道来。
“其二,南溪自西而东源远流长,而宭外古镇西边多山地,从来没有过送瘟之说。至于其三嘛,五通五显瘟神瘟王,在外人而言是谈瘟色变,但闽人从不惧之也不拒之。”
闽人会怕淫祀?
林老爷摇了摇头,其实他还隐瞒了一些事情,一些关于妫族的秘辛。

先有楚越后有闽,妫族犹在楚之前。
归根到底,同宗同源。
闽人好巫尚鬼,妫龙一族自是难免:
祖先信仰、家庙祠堂,哪样不是?
数千年下来,孰人能理得清谁是兄谁是弟?

林老爷不挑明,是因为前任妫族族长有言:妫不可言。
再则,
眼前的神像正气凌然,眉间一抹萧杀之气。
明眼一看就知不属任何一路的王爷。

紧接着观其神衣绶带,依稀可见拜闽、叩圣字眼。
这是一尊圣……啊。

只是不知为何,堂堂圣尊……会流落此间。
林老爷暗暗苦思,却不得其解。

“不是王爷?哪会是哪尊神祇?”
妫族长,一时间愣住了。
他接任族长的时间尚短,而本该成为族长的族叔,早在几十年前就已携美游历人间去了……
秘辛不晓一二,古籍未翻多少。
他,太南了!

“这是陈威惠啊!”
南厝的陈族长,不可思议道。
他本来就觉得眼前的神像,隐约在哪见过。
如今再听林老爷这么一说,排除是瘟神王爷的可能后,宭外古镇能有如此法相庄严的神像,除了那位还会有谁?!

“陈威惠?是你们本家吗?陈叔。”
妫族长慌得一逼。

“宗毅公陈威惠!”
林老爷满脸无奈,要不是自家女婿无心俗事,妫族族长之位哪能落到此等夯货的身上。

“……”
妫族长闻言,顿时恍然大悟。
原来是陈威惠啊,行伍出身军民爱戴。
唐以来,在龙溪辖内他的香火颇旺,深受龙溪闽人信仰。

“林公,敢问神像为何会随流到了此地?”
陈族长悄声问道,他是动了想把神像请回南厝的念头。
“莫闹!”
林老爷瞪了陈族长一眼。
他这一辈子光怪陆离的事情见多了。
寻常人或者说寻常村落能随随便便请来一尊正神供奉?
要知,像宗毅公这样的神祇,从来都是敕建春秋二祭,一般人不得随意祀。

“那您看该如何是好?”
有几个机灵的六姓族人,见状不禁脱口问道。

“就地建府!”
林老爷当机立断,隐约间他窥得一丝天机。
觉得宗毅公来得并非无缘无故,貌似与妫龙六姓颇有缘分。
林老爷甚至有悟,眼前这尊神像是无可替代的……源处。
来妫龙,怕是……避无可避而为之!
南溪的源头是何处?
大峙原方向啊!

只是不知何故……何由矣!
林老爷一念及此,连忙立马打住。
有些事,并不是他们凡夫俗子能够知道、或推敲……

“我妫龙,五厝六姓,舜诏照空,古来有焉……只祭先人,感恩青武……今,风云际会,有圣来乎……叩请山呼,府立溪头,奏请山准……山呼山呼!”
“山呼山呼”
“山呼山呼”
在林老爷的带领下,五厝六姓族人齐齐朝着妫龙山三拜九叩,山呼之。

“轰隆!”
一道闷雷顿炸,妫龙山上空乌云骤聚。
层层的威压自云间滚落而下,压得众人难以呼吸。
“啵!”
就当众人快扛不住窒息天威的霎那,所有的威压如潮般消失……一轮红日拔云而出,它宝光四射,照亮了妫龙山的整片天际。
满天祥瑞凭空现,
黄灿灿的,端是无垠无边!

“立府!”
“去讳,拜呼炎黄永镇妫龙边!”
林老爷见状,福至灵心。
当即喝道!
“呼啦”
随着他一声喝语,一座芦苇小屋拔地而起,宗毅公正好端坐其中……
旦见焚香萦绕,法相庄严!

“是福是祸随他去吧!”
林老爷捋须而立,他的身旁站着六姓族长,神色虔恭。
五厝六姓正值青黄交接之际,唯德望林公擅师!

伫立府前,众人皆是缄默不言。
忽然,一个小伙子从东厝方向狂奔而来,高呼:
“老爷,姑爷、小姐回来了!”
未等林老爷反应过来,又一人远远大喊:
“老爷,我方才在宭外村撞见六……爷!”
……

“府立溪头尪为神……他倒是明智,知道寻妫龙!”
雷鸣之前,云海之上。
一男一女俯看人间。
“师哥,此举会损妫族气运?”
女子好奇问道。
“会,但这是好事!”
男子嘴角含笑。
势不可使尽,使尽则祸必至,这个道理谁都懂但不一定谁都能做到。

“帝心难测,帝欲无涯。”
不知道高坐九重天的那位,何时会把自己给作尽?
关于神像始末,男子心如明镜。

“哼,管他帝心帝欲作甚……九重天的那位可敢找我们家帝君麻烦?”
女子傲娇地回道。
“自是不敢!”男子摇头轻笑,“好了,我俩下去吧,听说师弟也游历归来了!”
“好!”
女子点了点头,亲昵地挽着男子的手臂,娇憨嗯道。
随即,两人化作流光,飞快落向宭外古镇的妫龙村……

末:
呃,再……再……再一次,次月码完字。
[2020.06.11 夜 楚书业 接撰于家]]


  1. 送瘟,最早起于宋朝时期的两湖地区。而闽地送瘟的习俗,真正繁华起来应该是在明朝时期,特别是王爷信仰、送王船与打王蘸。 ↩︎

EOF
© 本文由 楚书业 原创. 未经授权禁止匿名转载;禁止商业使用;禁止个人使用.

依据《网络安全法》规定,暂不提供评论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