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木逢源始繁华

2020.06.30 Views 仙神妖鬼篇

“咻…嘭!”
月满东亭,
寂静的妫龙山忽而烟火掠空、爆竹顿起,漫空璀璨的灿烂炫彩,将妫龙村的大地照得宛如白昼一般。
紧接着,一朵朵红花盛开。
漫山遍野,火树银花。
“轰!”
一时之间,整座妫龙山仿佛火龙苏醒,不怒自威的龙息映红了一山一境五厝六姓的上空……

“吼哈~”
一把把熊熊烈焰的火把,伴随着男女老少的人群长龙,从东厝到西厝、从山脚到山顶,一圈又一圈围山而行……人群中呐喊不断,薪火不息!

西麓,圣王府前。
一个手持药葫芦的中年道人,路经妫龙山,见此地人声鼎沸,端是热闹非凡,便不禁出奇,情不自禁地跟上人群……想一瞧究竟。
“小娃子,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啊?大半夜的都不歇息吗!”
待人群逐渐远去,他拉住一个撒欢了缰的孩童,疑惑问道。

“我#*&……是谁拉我……哦哦,道长好!”
突然被人拉住,小男孩恼火不已,扭头正想发怒的时候,见对方是个道人,竟硬生生忍住,忙改口问好道。

“嗯?有趣嗬!”
道人见状,暗暗道奇。
他游历八方四海,见过很多人遇到很多事。但……像眼前这等懂得敬道礼佛的毛头娃儿倒是少见啊。
也不知是哪等人家教出的子弟,瞧其面相虽无官运却不失灵气,富贵一生定是没问题!

“道长,今天是我们村过节呢。”
小男孩被道人盯得心慌,想起道人所问之事,他不由得大声回道,以壮己胆。
“听我阿爷说,今年是我们村三大祖庙的大祭。要搞好多天的尪生日呢,道长您赶巧了……晚些来我们家吃碗水面哈!”

“这平白无故的大祭,怕是不妥吧!”
道人从北方来,途经大江南北。
沿路见过太多的生离死别,自是知道鲁闽两地的情势大为不妥……这个时候人躲人都来不及呢,又怎么会大搞庙会?

“有呢,阿爷说今年是帝爷祖宫建宫八百多年,圣王府老祖庙建府百余载……不是平白无故啊!”
小男孩怕道人不信,直接照搬从长辈那儿听来的话,想要说服道人相信他并没说谎。

“哈哈!对对对,不是瞎来的……是有凭有据!”
道人被小男孩的话给逗乐了,不由得抚须大笑说道。
妫龙村风水极佳,地水两龙更是阴阳相应。
只是……有几处颇让他不解。

妫龙山顶的妫族祠堂,居然稳坐在朝廷国祭的正神之上,要知道这可是僭越的大忌!
其二,妫龙境东西两侧的府庙。
如果道人没看走眼的话——它们名为妫龙挡境,实则是分走妫族本家的气运。
可……妙就妙在那座常年祀享五厝六姓香火的帝爷祖宫!
稳居中庭,众星拱月般超然。

正是应了:

一盈一溢,无穷尽也;
一饮一啄,自有天意。

“秒啊,实在是高!”
想到这里,中年道人忽然心有所应,隐然明白是何人的手笔,他折服感叹道:
“道友不仅神通无数,连身边的人也是妙人啊……难怪乎师姐对你颇为……颇为……”
道人摇了摇头,便不再过多言语。

帝爷祖宫是谁的道场,道人心知肚明,绝不是高坐太和宫的那位,而是龟蛇星象最初的那位老祖!
至于圣王府嘛,不就是陈威惠吗!
倒是老祖庙……有点出乎道人意料,却也符合闽人好巫尚鬼的传承!

“走吧,娃儿,我们去老祖庙瞅瞅!”
中年人拎起小男孩,径直往妫龙境东边行去。
小男孩瞧其目光所向,赫然是东庙!

“道长,这是?”
刚到东庙,一个老者出现在道人面前,指着被其拎起的小男孩疑声道。
“莫惊!”
道人放下孩童,洒然大笑。
“阿爷!”
小男孩撒腿跑向老者,开心叫道:“阿爷阿爷,道长不是坏人。他说想来逛逛咱们村的老祖庙。”

话既说开,断无徒增烦恼之理。
见道人不是坏人,老者连忙施礼:“原是如此,道长请。”
说完,老者便将道人引进东庙的西厢,礼茶相邀……

“老者,此府怕是有深意吧?”
中年道人环视四周,清明的目光从‘巡天府’府匾游离到高坐中殿的三尊老祖……
巡天,即代天巡狩之意。
旁人或许不知,可道人却知之甚深。
有明一朝起,闽地重淫祀。
烧王船打王蘸,供奉的就是代天巡狩的几位爷。

这几位爷可了不得,他们人数之众高达百来位,常以某姓王爷千岁冠之;神格之高也是令人咂舌,几近君级。
有人称其为瘟神,亦有人称其五通,还有人称其为家祖公1,或有人偷天换柱感恩侠之大者2……
究其源,已史不可考。

那么眼前的老祖庙巡天府,又会是源自哪种根脚呢?
虽然心间隐然明了,但道人依旧想从老者的口中了解个中原由。
无他,唯缘不可言。

“既然道长发问,老朽也就不遮掩了。”
老者仿佛洞察世间百态,一双浑浊的老眼闪烁着某种精光。
什么是道,什么是俗。
世间事,又有几人能比活过七十而立的长者更有发言权呢?
或许明白眼前的道人绝非凡凡,老者笑了笑,不理会惊讶的孙儿,径自走到中殿的神像前,面朝右边的黑脸老祖,喃喃说道:

“他是老朽的高祖父,宋末乱世年间,带领妫龙村的一境五厝六姓度过一个又一个难关,妫龙村感其功德,在我祖父的提议下,遵循闽俗建巡天府,坐府主之右!”

“此乃老朽曾叔祖的泰山,南宋赵庭的中书……因赵庭……辞离,遭帝怒抹其载……一境五厝六姓自他始兴……宋嘉熙四年,闽现旱蝗象,遣门人奔走,储粮防疫,居功至伟……妫龙村感其功德,在我祖父的提议下,遵循闽俗建巡天府,位府主之左!”
不待道人发问,老者来到左边的红脸老祖前,由衷叹道。

“好,不堕妙灵昭应名!”
道人频频点头,甚是认同。
他与红面老祖的祖上渊源颇深,见有人夸有人颂有人祀,焉有不喜之理。

一阵夸赞后,道人率先走近神龛的中央,不用老者介绍,他大笑道:
“粉面小子居中坐,这人的来历怕是更加了不得吧!”

老者笑而不语,仰望粉面老祖时,昏黄的双眼忽而明亮如曜,满是钦佩与折服!
眼前的老祖是真的令人心生景仰,若非元世祖记恨,怕是……天下……无人不知!
可惜时过境迁,今朝难寻前载。
想重见其名,难了!

“太爷是老朽的高舅祖,宋端平二年,率妫族三百壮丁起义,屡战屡胜,阻元军南北合围之计,遭元忌……妫龙村感其功德,在我祖父的提议下,遵循闽俗建巡天府,位尊巡天府主!”
许是心怀惋惜,老者的声音略显低沉。
寥寥数语,道尽一位侠之大者,寂寂无名隐于山林的身后名。

英雄向来难着青册,唯权臣善捣者留名。
道人默然无语。
他想起了之前的几个疑惑,洒然明悟。
难怪乎,东王西圣两庙并立,分走属于妫族的气运!
不说避盛极而衰的气运势尽,光是宗功祖德的巡天府,就足矣配享妫龙村的香火……
怪不得,龟蛇星象耀长空,百花齐放自是百无忌惮!
道俗交错,正淫混祀。
也只有如此,方是闽,才能……是宭外古镇!

“感谢老者解惑,此乃贫道闲来无事所炼的岐黄之物。既然有缘,合该留此……若有恙,大概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中年道人从药葫芦里取出一物,置于案几后,直接迈开双脚,大步而走!

等到爷孙俩追出老祖庙时,早已经寻不到道人的身影……
只听远远传来朗朗声:

缘起缘散自有时,莫问道从何处来;
双木逢源始繁华,留赠昊天医灵丹。

“昊天医灵?”
竟然会是他!
老者大吃一惊,有些不敢相信。
他微微颤颤,嘀咕道:
“怪不得……祖父留有族规:逢疫大祭……”
“竟是老祖庙……”
“巡天老祖庙,三王代巡狩。”

见自己的孙儿一脸不解,老者似若有意,娓娓道出一段村志:
“至元二十七年,妫龙东厝林氏,林公母墓,忽生一樟,百日长数丈……恰逢东庙二十载西庙初立……故,东厝伐樟制圣撵……仍有余……林氏家祠始建,庙供姑婆祖……后,余四厝五姓,效而仿之,或是东庙分灵或是厝落家祠……”

妫龙,云海。
“缘,妙不可言!”
中年道人遥遥朝着帝爷祖宫施礼,面带正色:
“众生皆苦,人当自救……这盛世下的天灾,望帝君能继续照拂他们一二……”
说完,道人化作一道金光直冲九重天!

永乐八年,庚寅腊月,八闽大疫,境内死绝万五余户……时妫龙、宭外两村机缘巧合,偶获慈济丹,同生共济,无疫无恙!

[2020.8.6-15. 楚书业.撰于家]]


  1. 家族公,即与家庙祖先信仰融合后的族姓王爷信仰。 ↩︎

  2. 侠之大者,即为国为民的大英雄,却不为当朝者所容,只能偷偷祭拜的那群人,如清朝闽台两地的百姓就曾以巡天王爷之名偷祭延平王。 ↩︎

EOF
© 本文由 楚书业 原创. 未经授权禁止匿名转载;禁止商业使用;禁止个人使用.

依据《网络安全法》规定,暂不提供评论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