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生褚师小小

2015.09.10 Views 大夏文国篇褚师小小

褚师小小,是个书生。
一个流浪在关外的落魄书生!
大夏文国以文建国,更何况建国不过三世1出景,当今夏皇颇具高祖的尚文遗风,褚师小小生活应该是十分惬意才对,毕竟他是个书生!
然而,他目前的确混的不咋样!说是混,还是抬高了他。只因为在民风彪悍的关外,一个书生能活下去,只能用混来形容了。
生在京畿的他,沦落到关外如此田地?实在是有些寒碜。
这也怪不得他人,谁让他生性不拘,三年前他年方十八,正好遇见微服的夏皇。好死不死的,这夏皇初登大典,颇具高祖始皇帝,力图再创文治盛世,其才学更是出师帝师倾囊,自栩帝师第一,他为第二!
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褚师小小也是自负才学过人,不将天下读书人放眼里。
两人相遇,无非不是一场“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的较量。本以褚师小小的才华,赢得夏皇的青睐那是小事一桩。哪怕不能相见恨晚,至少也能惺惺相惜。
但,坏就坏在,褚师小小这张嘴,太无拘了。三句未完,薄了夏皇的面子!
这夏皇也是年轻气盛,天子龙威一怒之下。便没有砍了褚师小小的脑袋,而是“贬出京畿,发配关外,终身不得入关!”
褚师小小是个书生,对于一个书生来说,关内是书香摇篮而关外却是……
终身不得入关,对于读书人来说,生不如死。从此功名与风流不过是黄粱一梦罢了!
奈,褚师小小是个有趣的人。
一出关外,书也扔了。夏皇这本以为是最严酷的惩罚成了他更无拘无束的自在。
他虽喜爱读书,却不曾想过有朝一日成为朝中阁老,从此常伴帝皇庭前。考取功名,不过是族里催的紧不得已为之。
如今夏皇一张皇令,从此他是天高任鸟飞!
褚师小小,一直敬佩一人,此人正是大夏文国的始皇帝——夏始皇。民间跟官塾对始皇帝的记载,只言片语甚少。而褚师小小却知之甚详。
这其中倒是一件有趣之事。
八岁那年,跑到京畿外的一农田,蛐蛐没捉到反而捡到一扎手札。
样式虽古朴,但无奇。就名字唬人,启运手札四字唯尔!
褚师小小本是不信。后是耐不住好奇翻看一二,自此手札不曾离身。
手札中对大夏文国如此写:
“大夏者,文国也。文则起于帝师,运则启自始皇。故大夏文国,国乃夏运。始皇者,夏……文韬武略,纵横捭阖。虽以文建国,实则始皇武道已达天人,能匹敌者当世甚少。后人尊他,忌名讳,一致启称始皇!”
褚师小小,打此起便励志要成为一个粗暴的读书人——拿起书本是个读书人,卷起衣袖是个武林人。
奈何事与愿违,到如今虚度十几年头,一招半式没学会倒是书越看越多!
在关外,褚师小小有个朋友。
是开门做生意的。
做的买卖,不是一般的大。
这人在关外的名声也是蛮唬人的,至少他是这么觉得——跟启运手札有得一拼。
关键是这人还十分贪财。
好在他只有这么一个朋友!


  1. 三世,此处的三世并非指第三代夏皇,而是特指大夏文国纪年法,一世约等于千年,三世即大夏文国夏历三千多年。 ↩︎

EOF
© 本文由 楚书业 原创. 未经授权禁止匿名转载;禁止商业使用;禁止个人使用.

依据《网络安全法》规定,暂不提供评论功能!